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浙江李建民|反间谍小说《红蜻蜓》1874期

2022-10-31 20:39:30 6490

摘要:作者简介李建民,河北雄安新区人,中国致公党党员,1979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核反应堆控制专业。曾任职于电力工业部热工研究院,高级工程师。中国无损检测学会理事。国家电力公司无损检测敬业金质奖章获得者。著有学术专著:《接触聚焦超声波检测技术》(...


作者简介

李建民,河北雄安新区人,中国致公党党员,1979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核反应堆控制专业。曾任职于电力工业部热工研究院,高级工程师。中国无损检测学会理事。国家电力公司无损检测敬业金质奖章获得者。著有学术专著:《接触聚焦超声波检测技术》(水利电力出版社-1992)2017年从事文学创作,已完成长篇小说《千里堤》、科幻电影系列剧本《基因入侵1-3》等。

红 蜻 蜓

(反间谍小说)

李建民


春夏之交的黎明,静寂而深沉。夜幕似庞大的黑布笼罩着鄂北一座沉睡中的县市,——春水。

5:30

一阵刺耳凄厉的摩托声,炸醒了跃进岭街道。随着摩托疾驰而去,轰鸣声渐遁,位于跃进岭街道一幢三层楼的二楼,亮起了灯光。

范超博习惯性的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,开始穿衣下床。他走进卫生间先撒尿,后洗漱,十分钟后他走出了卫生间。范超博奔向厨房,冲了杯咖啡,又拿了片面包,一边吃着,一边走向房间的书桌。他打开电脑,等待网络接通。借着电脑屏幕反射的光亮,范超博随意的揉搓了把脸,简单捋了捋头发,审视了下容颜。

范超博四十出头,生的身材廋小、紧凑。一头浓密的‘自来卷’配上只‘鹰钩鼻’,乍一看恰似少数民族一般。有次他和同事出差新疆,别的同事都顺利通过了检查站,警察唯独把他拦下盘问,以致同事们都讥笑称他‘东突分子’。范超博小而明亮的眼睛上方,眉毛的尾部,生着一颗黑豆般大小的痣。一双腿也有毛病,一长一短,走路一瘸一跛的。别看他其貌不扬,却毕业于某航天大学,专业是材料工程。原本,范超博就职于某科研单位,也颇受重视,还被派出美国两次。可回国后,谁也不知什么原因,他辞职了。更没人知道的是,他只身一人孤独地来到了鄂北这座小小的县城,隐匿下来。

6:00

天际泛出了少许的亮光,一阵‘南无阿弥陀佛’的佛音,从北至南,响彻在跃进岭街道。

范超博起身走向窗边,向街道望去。一个穿戴严实骑着自行车的中年人,驮了个音箱,一路播放着向南而去。

范超博会意的点点头,重回到桌边坐下,打开电脑中的伪装加密软件邮箱,一则海外银行账户三十万元的到款代码提示,令他喜不自胜。

“得来全不费工夫。”范超博兴奋的嘟囔着:“干,接着干。这神不知鬼不觉的,谁会注意到我。”

少顷,范超博静下心,继续翻看邮箱中的信件。到款提示下方,是一则快件发货通知。

“技术手段有效地服务于智慧。”范超博心满意足,喃喃自语:“有了这高科技的玩意,即可以不身临险境,又可以无影无踪,真是和尚的家,——妙(庙)啊!”

十天后,他收到了这个发自美国,辗转非洲、大洋洲,又至亚洲泰国、柬埔寨转投中国的快递,一只红蜻蜓。

这是一款采用振翅飞行模式的仿生蜻蜓,其形状大小、运动姿态与真的蜻蜓无异,足可以假乱真。实际上,它是一架内置感应器,可实现自主避障,集跟踪、拍照、录像、定位及数据传输与处理等诸多功能于一体的微型无人机。范超博用了三天的时间,就熟练掌握了它,玩的是得心应手。

春水是空k军的军部驻地。空k军是从井冈山一路走来的一只英雄之师,列装着我国最新型、最先进的军机系列。部队立足于打赢未来战争,其多元化科目,诸如空战对抗、实弹地靶、攻防转换、兵力投运等训练已成常态。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春水的人们,仰望着天空多型号,多架次的飞机系列,已经超然的习惯了它们的存在。而看不到军机翱翔的身姿,听不到震耳欲聋的轰鸣,反倒是有些不习惯。尽管居民们见惯了军机,但对于诸如军机型号、用途、训练科目内容、飞行参数等,则是不知其详。

“这些,需要多个点位测验,才能搞清楚。”

范超博拿起手机,打开了高德地图。他仔细查看着春水的地形、机场的方位,估算着距离,规划着路线,盘算着实施的方案。经过几天的调查了解和实地观察,范超博基本清楚了军机飞行的空域。运输机多在南门一带,战斗机则在中华山南麓一带。

落日的余晖,涂抹在西边的天际,衬映着连绵的大别山。

南门外的一处水塘旁,密生着蒲草。水塘的前方是宽阔的田野。范超博一手拿着‘红蜻蜓’,一手拿着遥控器,悠然的蹲守在蒲草丛中。

远处的天空出现一架运输机的身影,由模糊变清晰,隐约的嗡嗡声由远及近,变得震耳欲聋。范超博随即启动‘红蜻蜓’,扶摇而上。

红蜻蜓优雅的飞翔在空中,时而高,时而低,时而悬停,虽是悄无声息,可内置的微型设备,却按照程序指令有条不紊的工作着。

运输机超低空飞行,庞大的机身雷霆万钧般掠过树稍、民房,轰鸣着消失在西北方。

范超博蹲守在水塘边,先后测试了十余架次的运输机飞行数据。是夜,他打开电脑中的加密软件,将收集到的飞机型号、照片,飞行轨迹,纬度、高度、马赫,用代码的方式,一股脑上传了出去。

完毕,他长出了口气,有些兴致勃勃的自语道:“明天目标,——中华山。”

大别山脉中华山,‘九峰、七寨、五寺、一百零八岭’。林木葱郁,花草争妍,雀鸟欢歌,兽栖鱼跃。香气馥郁的兰草花羞涩地藏匿于林间草丛,不循其香,难觅芳姿。逶迤的山颠,点缀着数十个高大挺拔的‘风车’。巨大的叶片,逆风而行,犹如利剑长刀,搅动着云,劈斩着雨。

一辆挂着‘春A234TQ’车牌破旧的丰田车,疾驶在春广大道。前面左侧就是铁丝网围拢的空K军中华山机场‘军事管制区’。在管制区一些敏感的地段,架设着监控。范超博减缓了车速,沿‘军事管制区’边缘,进入了监控区。

范超博斜望向天空,几架战鹰正翱翔在万米之上。长长的尾迹,似银线一般,又如洁白的哈达飘浮在空中。

他将车停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下。他摇开车窗,操控着‘红蜻蜓’飞向天空。‘红蜻蜓’拍动着翅膀,时而向前,时而盘旋,相继对机场跑道、指挥塔、机库等设施进行了摄录。之后,他遥控着‘红蜻蜓’升高,转向拍摄战斗机的科目演练。

十多分钟后,范超博感觉差不多,便意欲收回‘红蜻蜓’以便在手机查看一下拍摄效果。他左手操控着遥控器,右手伸向放置在侧后方离合器上的手机。岂料,左手出现了失误,‘红蜻蜓’向右侧的山上飞去。待他察觉到时,‘红蜻蜓’已经飞出了视线进了山坳。

“这可不敢丢,否则麻烦大了。”

范超博急忙放下手机,拨动着遥控器按钮。不一会,‘红蜻蜓’返回,悄然的飘进车里,降落在副驾驶的座位上。范超博长舒口气,前后打量一番,见四下没人,便将手机蓝牙打开连通了‘红蜻蜓’。他快速浏览着手机上的画面,露出满意的笑容。画面的末尾,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。这是‘红蜻蜓’飞进山坳拍摄的影像,画面很短,一闪而过。范超博连忙倒机重看,几个硕大的绿色圆柱物体影影绰绰,掩映在树木之中。

“莫非是油库?”范超博兴奋之情溢于言表:“这可是指向性更明确的情报。掌握了油库,战时就无异于瘫痪了机场。必须搞清楚。”

他急切的扔下手机,遥控‘红蜻蜓’向山坳飞去。山坳口,一名解放军战士挎枪守卫,旁边是几间警卫室。山坳深处的密林掩映着几个庞大的绿色油罐,罐体上涂写着‘油库重地严禁烟火’的字样。几条输油管线,连接着右侧山体内的洞库。

‘红蜻蜓’在山坳口悬停拍摄了一会,才待向山坳内的油罐飞去,却扑扑楞楞滚落到了地上。守卫战士的目光扫了一眼,见是只蜻蜓,便未能警觉。

“糟糕,‘红蜻蜓’没电了。也忘了带个备用电池,真是百密一疏。”

车上,范超博沮丧的望着遥控器上不停闪烁的电源指示灯,顿时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。

“收不回来,又不能去取,这下麻烦大了,怎么办?”

范超博脑海翻腾:“‘红蜻蜓’若是落到解放军手里,必暴露无遗,等待的或许是逃不脱的牢狱之灾。没得选择,还是忍痛割爱,自保吧。”

范超博看了下表:16:30。他即无奈又不情愿的按下了遥控器自毁按钮。

山坳口,地上的‘红蜻蜓’犹如鞭炮一般,‘砰’的一声炸响。

站岗的士兵一激灵。

随后,警卫室冲出两名战士喝问:“什么东西爆炸?”

站岗的士兵疑虑的回应道:“一只落在地上的红蜻蜓,不知怎么就爆炸了。”

两名战士闻听,便弯腰在地上搜寻。他们东捡西凑起‘红蜻蜓’的残肢,不解的端详着。

春广大道上,范超博调转车头,飞快的驶向春水城。

春水市国家安全局会议室,正在进行案情分析。会议桌两旁,围坐着K军保卫部代表、国安局的官员、干警。会议室的墙壁上,安装着电视屏幕。国安局官员桌前,摆放着‘红蜻蜓’的残骸。

国安局官员面色凝重的说:“经技侦方面检验确认,摆在面前的这些残骸是一架仿生无人机,一款科技含量非常高的间谍装备。依据该设备的性能、特点看,它不具备长时工作能力,应该是电能不足导致失去动力而摔落地上,随即被人为操控损毁。就是说,在这只‘红蜻蜓’附近,或者说是在机场附近,藏匿着它的主人。很显然,这个人是在利用‘红蜻蜓’拍摄、窃取军方的油库资料。”

K军保卫部代表点点头,补充道:“军用机场和油库相隔不远,据此推测,‘红蜻蜓’应该先是拍摄了机场的情况之后才转至油库拍摄,这就导致了它的电力不足。”

国安局干警愤愤的说:“很明显,这是一起窃取我军事情报的间谍案件。”

K军保卫部代表提示道:“我们从机场外围的监控,发现一辆牌照为‘春A234TQ’的丰田车驶入监控区,但该车并未向前驶离,而是在四十五分钟后按原路驶回市区。这个时间点,恰与值班战士报告的时间吻合。”这时,国安局干警的手机响了。干警接听了手机,然后有些兴奋的说:“春水交警大队调取了春广大道的道路监控,不仅找到了‘春A234TQ’牌照的丰田车,也掌握了车主人的基本容貌。画面已传输到手机,请看大屏幕。”他打开手机蓝牙,按动遥控器,墙壁上的屏幕显示出范超博驾车的影像。国安局官员轻蔑的看了一眼,不屑的说:“鉴于我国综合国力的不断提升,境外间谍组织对我国情报渗透活动愈加猖獗。我国党政军机关,军工企业和科研院所等核心涉密岗位人员成为间谍组织网罗的主体。其手段多是通过情感拉拢、诱蚀腐化、金钱收买等,处心积虑的进行策反,以获取我国核心机密情报,这对我们的国家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。在这没有硝烟的战场上,为了国家的荣誉与安全,我们必须强化专业斗争能力,与境外间谍情报机关进行针锋相对的较量。”国安局官员顿了一下,指了指大屏幕上的范超博,说:“这个人的被动暴露,为我们的侦察赢得了线索和时间。顺藤摸瓜,迅疾破获这一重大间谍案件。”很快,范超博被捕了。审讯室,范超博瘫坐在椅子上,慌张恐惧,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。面对国安局官员强大的政策攻势,原本就没有定力,缺乏理想支撑,丧失信念,意识形态变节的范超博,其脆弱的抗拒防线一触即溃,旋即交代了自己的罪行。“我的代号:红蜻蜓。”两年前,尚在科研院所的范超博争取到了赴美访学的机会。殊不知,其递交的个人资料,已被筛选转至CIA手中。因此,在其走下飞机舷梯踏上境外土地的那一刻,他的一举一动就受到了CIA的严密监视。接下来,就是CIA笨拙且行之有效的操作:邂逅某人,提供帮助,小恩小惠,允诺家人,恐吓要挟,提供薪酬……

出国前,范超博也曾接受过保密教育,在与境外人员交往中一旦跨越红线就必然会受到法律的严惩,可谓后果尽知。诧异的是,当CIA人员亮明身份后,范超博反而有一丝窃喜。他感到,在科研院所的工作,某种程度上与间谍有一种异曲同工的感觉,都是要传递十分重要的讯息又不能被人发觉,都要严格保守秘密,不能告诉任何不相干的自己人。“神秘的职业,充满诱惑,真的迫不及待,想跃跃欲试。”

CIA人员严正的告诫他:“间谍职业,无异于刀刃舔血。一个出色的间谍,首要的就是身份的隐秘。在敌人面前,永远让他们觉得你是一个比任何人都值得信赖的人。在自己人面前,同样如此。因为你不知道自己人中是否也潜入着敌人的间谍。正所谓,敌中有我,我中有敌。你要做的就是将收集到的情报交给上级,永远没有自己的名字,只有代号……”

范超博莞尔一笑,信誓旦旦:“这没什么难的。”按照程序,CIA人员将其带至弗吉尼亚州的兰利进行了间谍技能培训,为其电脑提供了伪装的加密软件,在海外开设了银行账户,并指定其代号:红蜻蜓 。随着范超博的一步步堕落,原本就肮脏扭曲的灵魂臭气,渐渐飘散开来。‘外因是变化的条件,内因是变化的根据,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。’范超博不是屁股坐歪,偶然失足,先天的劣质基因使其错把耻辱柱当做了领奖台,还没来得及高兴,便垂头丧气了。

5:30跃进岭街道,炸街的摩托如约而至……。

6:00‘南无阿弥陀佛’的佛音,没有响起,取而代之的是雄壮的歌声:巍巍中华,屹立东方,民族多元,大国泱泱。天深邃,地无疆,山逶迤,水浩荡。但闻黄河水咆哮,横贯东西扬子江。龙吟狮吼,声震东方。 2022.1.22(图片来自网络)

《中国当代作家联盟》编委会

文学顾问:匡文留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

相裕亭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

吴文茹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

岩 波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

陈 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

何 华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

乐 冰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

董 坚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

韩 生 作家 语文特级教师

杨志明 作家 英特华集团总裁

法律顾问:宋维强 英特华集团法务部部长

卢学华 哈尔滨十佳律师

主 编:李培东(楚狂)

副 主 编:孙永辉(溯草)

副 主 编:张钊华(枫华)

副 主 编:白晨宁(白金)

诗歌责编:王道海(逍遥)布占祥(老骥)

李 立(美纶)王 辉(王子)

散文责编:李淑华(牵手)杨 杰(木槿)

管金鹏(蔚蓝)安凤娟(冷月)

小说责编:尹淑英(绿地)张淑华(归鸿)

董立华(千里)付培金(夜风)

图文责编:孙永辉(溯草)白晨宁(白金)

电视台报道《时光的记忆》新书发布会

暨李培东作品研讨会

(2018年当代作家联盟精选《时光的记忆》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