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红皮鞋

2023-02-16 15:55:20 2608

摘要:◇文/东城慕花 图/段明江珊第一次来到男友家,男友住在18层顶楼。她第一次上这么高的楼,男友黄新的家很宽大舒服,最吸引她的地方是那个宽阔的阳台,站在那里几乎可以俯瞰半个城市。江珊视角向下转,她就开始冒冷汗,因为她有严重的恐高症。忽然,江珊觉...

◇文/东城慕花 图/段明

江珊第一次来到男友家,男友住在18层顶楼。

她第一次上这么高的楼,男友黄新的家很宽大舒服,最吸引她的地方是那个宽阔的阳台,站在那里几乎可以俯瞰半个城市。江珊视角向下转,她就开始冒冷汗,因为她有严重的恐高症。

忽然,江珊觉得自己的脖子上一凉,她猛一回头,男友黄新悄然无声地站在自己背后,她搞不清黄新的手为什么这么凉。

“你怎么了,不舒服吗?”黄新奇怪地望着瑟瑟发抖的江珊问。

“没什么,我有恐高症。”

从此以后,江珊很少上那个阳台,她对那里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,可有一天,她在阳台上看见了一个奇怪的东西,是一双鲜红色的女式皮鞋,这里怎么会有女人的皮鞋?

江珊问黄新,他说那是他前女友的鞋,说起前女友,他的脸就变得惨白得吓人。

江珊还是不停地问,黄新有些不耐烦:“我和她早就没有关系了,现在你是我的女朋友,我只喜欢你一个人。”

“那个女孩现在怎么样了?”江珊还不死心。

“她死了。”黄新轻轻吐出了三个字。

“死了,怎么死的?”

“那是个意外,别再提她了好不好?”

“她究竟是怎么死的?”

“你真的想知道吗?”

黄新拉着江珊的手上了阳台,站在阳台上的江珊有些紧张,黄新的手凉得可怕。

“她就死在那儿。”黄新指着一个地方说。

江珊往下看,她的十指紧紧抓住阳台的边缘,一阵眩晕。

“阿宁就是从这儿摔死的。”黄新道。

江珊知道了,那个女孩叫阿宁,半年前在阳台上晾衣服时,意外失足摔了下去。

江珊和黄新认识不到两个月就同居了,她与黄新的相遇本身就是一个阴谋,黄新是一个网络游戏公司的高级软件设计师,他的技术小组花了很长时间开发了一个重大项目,这个绝密项目引起了有关集团的注意,而江珊则是个商业间谍,她处心积虑地接近黄新,就是要得到他电脑里的资料。

可江珊自从知道阿宁的事后,她总是感到黄新家阴森森的,黄新总是加班很晚才回来,江珊利用这段时间研究黄新的电脑,黄新总是把工作带到家里来做,可是黄新的电脑除了他自己,别人根本进不去,因为他设了一个相当复杂的密码。

这天黄新不在家,江珊在黄新书屋里开电脑的时候,一个奇怪的声音吓了她一跳,像一个女人在抽泣。江珊循声望去,声音没有了,声音好像出自墙角的壁橱,壁橱是嵌在墙里的,还上着一把大锁。

江珊心里一阵紧张,她轻轻地拉动那个把手,壁橱的门竟然出现了一道缝儿,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,江珊拿了一个手电筒,光束透过缝隙照了进去。

江珊看到里边有一个格子,格子上放着一双红皮鞋,那双红皮鞋好像在她眼前晃动。突然,江珊浑身战栗起来,她看到红皮鞋的后面有一个女人,她与那女人的眼睛对视的一刹那,吓傻了,那个女人黑乎乎的,披着乱发……

忽然,江珊觉得她的肩头上有一条冰冷的蛇在蠕动,她猛然回头,黄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,他的手搭在江珊的肩上。

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黄新问。

“那里,那里有一个女人。”江珊嘴唇打着哆嗦断断续续地说。

黄新没有说话,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,他打开了那把锁,橱柜开了。江珊往里看,里边的格子上放着一双红皮鞋,黄新拿出那双红皮鞋,鞋的后面是一幅女人的半身照片,照片上的人是个漂亮女孩,只是脸形有一些消瘦,眼睛也有些忧郁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那个女人是谁?”

黄新解释着:“是阿宁,这里放的都是她以前用过的东西,扔了怪可惜的,看着又伤心,所以就锁起来了。”

江珊后悔来到这个不祥的地方,可是放弃就意味着前功尽弃。

江珊每天都利用黄新不在的时候解密码,她的神经绷得像琴弦一样,这天半夜,她梦到一个女孩站在阳台上,对她说:“那双红皮鞋是我的……”接着便跳下了楼。她被噩梦吓醒,打开灯发现身边的黄新不见了,江珊起身去找黄新,她走出卧室,穿过客厅,突然听到一种可怕的声音,来自那个阳台。

江珊的心脏突突地跳,她悄悄靠近那个阳台,阳台上有一个黑乎乎的影子,那个影子突然转过身,是黄新,黄新的脸色惨白,他的手里还拿着一双红皮鞋。

“三更半夜你怎么会在这里,你拿皮鞋做什么?”江珊惶恐地问。

“我睡不着,我想起了阿宁,就想给她擦一擦皮鞋,这双鞋是我买给阿宁的生日礼物,阿宁刚刚穿上就出事了。”黄新说完泪水流了一脸,他左手拎着那双红皮鞋,右手拿着一块抹布,抹布的颜色发紫,像血。

江珊这一夜又失眠了,那令人眩晕的阳台、红皮鞋、尘封在壁柜里的照片,黄新的奇怪举动,这些画面都反复地在她脑海里闪过,她越发觉得这里或许有更可怕的东西。

这天,江珊突然想去搞明白阿宁的真正死因,她首先来到物业,他们都知道这个小区曾发生过的坠楼案,他们说半年前的一天早晨,有人突然喊有人跳楼了,大家跑过去一看,只见一个女孩躺在地上,已经摔变形了,头下有一大片血,尸体的旁边还有一双红皮鞋。

当江珊听到“红皮鞋”三个字,她又感觉一阵眩晕。

“阿宁真的是自己从18层的楼上掉下来的吗?”江珊反复问自己这句话,她感到自己仿佛得了强迫症,她感觉来这里窃密是一个错误。

这天大约晚上8点,黄新回来了,江珊开门后,黄新一脸疲惫地走进来,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江珊的脚上,脸上露出异样的恐惧,他的身子不停地抖着说:“你,你穿她的鞋。”

是的,江珊的脚上穿着一双红皮鞋,那是阿宁的红皮鞋。

黄新喊道:“你快把它脱下来。”接着他快速地扑向她的脚,江珊被推倒,脚上的鞋也被脱了下来,她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。

晚上,黄新为他粗鲁的行为道歉,他说:“对不起,可是你不应该穿她的鞋。”

江珊穿那双皮鞋,是为了看看黄新的反应,这一试,江珊确定,黄新的心底一定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这个夜晚,江珊睡得很晚,她又做了一个梦,她梦到她又来到阳台上,她看到一个穿红皮鞋的女人站在阳台上,女人的头发遮住了大半个脸,只露出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。女人突然对江珊说:“那双红皮鞋是我的……”

女人边说边伸出干枯的十指向江珊抓来,江珊一闪身,阿宁的身子继续冲向江珊,江珊使劲推了一把,她看到女人的身体被推下了那个阳台,女人掉下去了……

江珊从噩梦中醒来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她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指针是凌晨4点,黄新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,突然,江珊听到阳台的方向传来阵阵凄厉的哭声,是谁在哭?难道又是在做梦?江珊鬼使神差地站起来,走上阳台,阳台上没有人,江珊往阳台下看,阳台下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。

突然她感到脖子上有些凉,江珊转过身来,她看到一张蜡黄的脸,是黄新,江珊一惊。突然,黄新的脸慢慢变成一张女人的脸,女人的头发遮住了大半个脸,女人向江珊伸出十指扑过来,她的脚上还穿着一双鲜亮的红皮鞋。

江珊拿出全身的力气使劲推扑过来的女人,一声凄厉的号叫,女人摔出了阳台,江珊扒着阳台往下看,她感到一阵眩晕,昏了过去。

一周后,黄新脱离了危险,一周前的凌晨,他发现女友江珊一个人站在阳台上,他过去叫她,却被江珊莫名其妙地推下阳台。万幸的是他摔在14楼阳台的一个大花架上,捡了一条命,可是他的下肢却永远地瘫痪了。据黄新说自从女友江珊住进后一直有些不正常,总是疑神疑鬼。

江珊因杀人嫌疑被刑事拘留,可是经过调查,警方发现江珊一直患有严重的神经官能症和抑郁症,在案发当时由于幻觉而不能自持,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,应该从轻处罚。

江珊在拘留所时又做了一个噩梦,在梦里,她又回到了那个恐怖的阳台,阳台上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,这个女人是阿宁,她穿着一双鲜红的皮鞋。

她张开血红的嘴唇对江珊说:“你偷到那个资料了吗?告诉你,那个资料是我的成果,他欺骗了我的感情,同时也盗取了我的高科技项目,我在晾衣服时失足坠楼,本来黄新已经抓住了我,可是他却放开了手,谢谢你帮我把他推下去,我现在告诉你那个进入系统的密码,我以前多次告诉过你──那双红皮鞋是我的。”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